八月十六、十七、十八

  三天併做一天寫,為什麼呢?十六號的日誌因為電腦當機沒了,十

七號被鎖在門外沒得寫。

  十六號的跳過吧,等哪天時間多了再寫一遍。

  十七號,真是超慘的,早上發生什麼事情已經忘了,十點下班買了

整袋青菜正快快樂樂的回家,打算寫一篇「又是快樂的一天」日誌,卻

是晴天霹靂來著!我被鎖在門外啦!到麥克家地下室,我必經的是車庫

外面的門,結果被鎖住,哇靠,麥克跟汀娜又不在,只好回哈蒂斯去求

援。

  回到哈蒂斯,阿卡說他沒有麥克的電話,卻抖出一個天大的秘密來

,原來他有鑰匙!結果有鑰匙搬出來以後也不交給我,真XXX的過分

耶,但是有也沒用,因為回到麥克家一試,哇呀,還是打不開。

  後來就第三次回到哈蒂斯,奇斯說可以去住他家,真是萬分感激。

只是想不到啊、想不到,第一次回密爾瓦基竟然是因為這樣,真的很無

言以對,來到奇斯家以後,陪他去買宵夜和止痛藥就睡了。

  好,那麼回過頭來說說十七號發生的事吧。首先是Joh 和大衛兩兩

嚴重燙傷,薰衣草精油又捐了好幾滴出去,不知道媽會不會心痛。奇斯

整天都在牙痛(所以晚上才跟他去買止痛藥),整間店裡的人都在取笑

他,看到他就把手放在臉頰上,笑死了。

  十八號,一覺醒來不得了,奇斯跟我說他有女兒,沒想到是兩個一

歲的雙胞胎耶,真的很可愛,因為這樣,早上雖然都呆在奇斯家,但也

沒有很無聊。說起來米國的電視真的比較先進,和家裡的各種電器都有

連線,頻道也多了好幾百台可以選。下午就工作工作然後下班回家,沒

什麼特別的(才怪)。

  今天風雨特別強,比台灣的颱風有過之而無不及,結果果然如我擔

心的,網路又斷了,風雨強又特別冷,不過這樣窩在家裡也特別好睡。

當機、被鎖外加網路斷線,跟台灣失聯四天,讓家裡人擔心了真不好意

思。


八月十九號

  一大早七點多就接到家裡來的電話,昨天窗外一道強烈的白光閃過

我就知道,哎呀,網路大概又要掛點了,跟學弟才聊到一半、日誌也還

沒寄回家,加上前兩天剛好不巧沒網路用,才想家裡人大概不放心,果

然早上就來Morning call了。

  大概是來米國最高興的一天了吧,今天去看大聯盟密爾瓦基釀酒人

隊的比賽喔,早上先去接了麥克的孫子傑登,然後就轉往密爾瓦基米立

爾球場。雖然整天都在下雨,不過人潮還是多得可怕,今天大概是照片

拍最多的一天吧,午餐是麥克的公司準備的,自助式料理,有肉排和烤

雞等,有免費吃喝真是超愉快的。

  進到球場裡面,比想像中的大很多,觀眾超多的,經過這次真的體

驗到,在米國所謂主場優勢是很可怕的,不要說兩好球有觀眾和球場音

樂助威,打擊的時候還會放動畫要全場幫忙加油,全壘打還有煙火秀,

反觀對面就很可憐,除了被噓之外啥都沒有。一開始比賽滿無聊的,全

部都在看釀酒人表演,三局結束時是五比零,想說差這麼多贏定了吧,

但大聯盟不愧是大聯盟,對面馬上在六局追回五分,七局上對面兩分領

先、八局下釀酒人只追回一分然後比賽就結束了,後面真的超緊張的,

這樣的比賽真的很有意思。

  還有一些很特別的經驗,像是只有釀酒人主場才有的熱狗賽跑,還

有無聊的觀眾起鬨玩起波浪舞,大部分的人都很合群,配合站起來,但

是還是沒有成功幾次,真可惜。

  看比賽的時候後面坐了一些很吵的傢伙,一直在罵髒話和大聲喊叫

,熱情到爆炸,但是真的熱情到極點的是坐我旁邊的兩個小孩子,從五

局開始就跟吃了興奮劑一樣停不下來,還把我當成他朋友一樣在聊天,

我想他是希望有人覺得他很專業吧,哈哈。

  球賽結束的時候傑登說他腳痠了,結果就整路坐在我肩膀上,真是

好運動啊,不過他還滿重的,回到家有點無聊,晚上去逛超市的時候發

現,哇靠竟然有李錦記和龜甲萬醬油耶!還有很多我沒看過的中文品牌

,不過前兩個真是讓我驚訝到極點,真是台灣之光啊。

  網路掛點真是讓人無聊到爆炸,比較擔心跟台灣聯絡不上的情形,

看來最快也要再一天才會修好了。


八月二十號

  在哈蒂斯有個麻煩的同事,不過不是我麻煩、是領班麻煩,那個同

事叫艾德華,他還滿胖的,就跟很多米國電影裡面的胖子差不多,這人

每次都按照自己心情做事,很難管,上次克莉絲罵他講手機,結果他媽

媽就來罵人啦,還說什麼孩子上完班應該要心情愉快的回家之類的,在

餐廳兩個小時就跟領班講這個,很讓人無言。

  前天來了個客人,他左手刺了「精力」,但是方向很怪,從他自己

的角度看會上下完全相反,而且刺超大的兩個正體字,比新細明體還正

、藍色的呢。更酷的是他右手刺了個紅色的「生」,他想說,是Life,

但我怎麼想都有點怪怪的,應該刺個「生命」之類的吧,尤其和右手對

比之下更是不知道該說什麼。但最酷的在後頭,他捲起褲管,要我看看

他小腿刺了啥,結果....他被唬了,那根本就是刺青師自創的中文,但

他一直以為是他自己的名字,一開始我還想會不會是簡體,但不可能,

他說他叫「克里斯特佛」,我按著發音去看,裡面根本不可能有一個字

和他的名字發音一樣的,不過那個字體真是酷到沒話說,我說米國是怎

麼了,要不然就是字刺得醜醜的,要不然就是字超酷結果根本不是中文

,拜託來個有點良心的刺青師傅吧,這件事讓後場笑得超開心的。那個

客人後來來跟我要了他的名字(我寫了克里斯給他),和Good and evil

的中文寫法,我寫的是「善與惡」(或者應該寫正邪呢?),因為之前

有練字的關係,這次就寫得有夠酷,至少有自信他刺上去不會被中國人

笑。之前也是有個客人不知道在想什麼,左腳刺了隻米老鼠,右腳刺了

個「傑」,也是他的名字。我看過最帥的刺青應該是、有人把自己女兒

的素描刺上去,絕對不是因為我喜歡小孩才這麼說,因為他有帶女兒一

起來(大概還不足歲的小寶寶),超像而且超可愛,最主要是像到爆炸

,他一定非常驕傲吧,至少在他女兒長大之前。

  下班去敗了兩件衣服和一條皮帶,太無聊真的會亂花錢,該檢討一

下了,不過背包裡面還有今次的支票,這個要省起來拿回家補貼機票錢

,最近米國好像也有一些天災,天氣沒好過,網路還是斷線,總算體驗

到鄉下的壞處是什麼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薏仁 的頭像
薏仁

無情苦果

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