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網路慢,所以最近不是很熱衷發文


八月二十五號

  真是充滿驚奇的一天,一去上班,李斯就說她也有卡片要給我,裡

面還有一張她和她男朋友的合照,還特別交代地址希望我可以從台灣寄

信給她,比較好笑的是她說這件事不要讓阿卡知道,哈哈。

  另一件驚奇的事是晚上回家的路上看見臭鼬!天啊,真的動物園了

這裡。

  今天問凱薩琳線上買機票的事,很意外的發現,她不會用電腦!這

兩邊的國情真的差太多了,原來電腦在米國人看來不是必備的,但一但

玩電腦玩下去就會自己去收集各項資訊,難怪可以培養出那麼多優異的

電腦人才,就是說,對某些人來說電腦不是一個雜項接收資訊的管道,

變成是一種技能。


八月二十六號

  奇斯慘電阿卡喔,一去就一直念阿卡動作慢啥啥啥的,感覺好像在

當兵一樣。因為阿卡另一份工在漢堡王打,這就有點讓大家介懷,然後

又因為打兩份工所以上哈蒂斯晚班會比較無力,每次做關店都要多做上

一個小時,又常常跑去抽菸或者坐下來休息、跟客人或領班聊天,所以

常常做晚班的奇斯之前就有點不高興了,話說今天是阿卡最後一天打工

呢,他接下來不知道要去哪裡,反正就是要離開就是了,所以奇斯就不

管他了。

  晚上被李斯接去參加她朋友的生日宴會,多認識了她姊姊,路上還

有她男朋友(準丈夫)安迪,去密爾瓦基的路上大家一路聊得好不開心

,而且他們還滿瘋的,李斯的姐姐好像叫傑琳吧,還秀她身上的刺青問

我那是啥意思,這好像是米國人很擔心的一件事,就是擔心刺錯字,真

的那麼怕幹嘛去刺呢,嘖。

  去了密爾瓦基,果然米國大學生的生活真的跟電影裡面超像的,一

群人聚在一起玩遊戲、喝酒聊天,本來我這樣莽撞的去有點突兀,但是

寫了「生日快樂」送給壽星之後也很容易就打成一片了,倒是挺輕鬆。


八月二十七號

  一早就飄著細雨,今天又是晚班,今天客人很少,下午全部領班到

齊開會,真是嚇人,由於每個領班個性都不一樣,所以下午完全沒有偷

懶的機會,雖然我看他們聊的滿開心的,一聊就四個小時過去,酷斃了



  李斯邀請我明天去打保齡球,然後還有一大堆人跟著要去,凱薩琳

說她會連小孩一起帶去,所以我去帶小孩看他們打球就好了,看了在這

些人心中儼然我是褓母類型的人,大概上次去奇斯家幫他看了一個早上

的小孩被宣傳了吧。

  今天拍了幾張有趣的照片,有一杯Shake 爆炸,搞得機器好像血肉

橫飛一樣。因為快要回台灣了,所以很多瑣碎的雜事都不想寫,雖然嘴

巴上說想台灣可以飛回去、想米國飛不回來所以,但是大概根本不會想

念米國吧,只是在這裡的確開闊了很大的視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薏仁 的頭像
薏仁

無情苦果

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