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六號

  米國的蒼蠅真的很慢,慢到我覺得都快要用手就可以抓到了(沒試

過),雖然平日哈蒂斯蒼蠅很少,少到偶爾會覺得牠們不存在,不過卻

永遠都會有那麼兩三隻,今天比較詭異,多到讓我心煩,在米國殺的蒼

蠅前前後後加起來已經比我在台灣殺得還多了(倒不是台灣蒼蠅少)。

  雖然是人潮比較少的一天,但是我怎麼覺得整間哈蒂斯只剩下我一

個人啊?一看哇靠,全部坐在那邊聊天!凱薩琳跟我說這裡是米國,不

要那麼認真,有時候可以偷懶也是沒關係的,我不想抽菸她還想讓我去

外面晃一晃再回來咧。其實這樣的想法也沒錯,只是在台灣就比較不能

接受啦,你偷空抽菸被店長看到他搞不好還會去報警抓你,說這根本就

是偷錢的行為!

  幽默對米國人來說真是重要到不行,每個人三不五時都想要開玩笑

,有時候我聽不懂還會提示我說喔喔這個時候要笑囉!那雖然我沒有很

幽默,但是破英文讓我看起來很憨呆、很天然、很無害,所以很多時候

我只是在認真做事他們就笑了。凱薩琳尤其喜歡看我做奇怪的事,包括

聞超臭的清潔劑的味道、喝橘子醬(做冰淇淋用的,冰淇淋很好吃,但

這橘子醬卻事實上酸到不行)、挖冰淇淋丟進咖啡裡、早在餐廳推出橘

子口味的Shake 之前我就說要用橘子汁下去做不知道好不好吃了,現在

想想真是有見地。

  奇斯來了以後也是跟凱薩琳一樣,他還更過分喔跟女生朋友一直在

遊戲室聊天,然後我們就在那邊用耳機鬧他,雷蒙改歌改很兇,大家瘋

狂的笑,三不五時還用耳機糗他。還有啊,我明明是台灣來的為什麼很

多人都以為我是日本人捏?這樣不行,台灣的知名度太低了。

  回到家最高興的事情莫過於李昂來信了,她在匹茲堡真的幫了我大

忙,不然我可能要八月才到得了威斯康辛,或者根本就直接從東岸哭著

飛回台灣,其實還滿想再去匹茲堡一趟的,在那裡還有Jean學姊以及其

他諸多善心人士曾經幫過我,在這裡深深的鞠個躬以示感激之情。

  晚上阿卡回來一直笑,聽說他們在餐廳吃氫氣,每個人講話都變唐

老鴨,我下次要去錄影,這個實在好笑到不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薏仁 的頭像
薏仁

無情苦果

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