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四號

  今天八點就上班啦,又變回白癡一樣的訓練中員工,因為早餐賣得

完全是不同的東西,害我接單接得一個頭兩個大的。又新來了一個領班

,頂著黑人標準的小辮子頭,一直叫我兄弟,害我覺得怪尷尬的。

  因為太累了,整個就壑出去在發瘋,像是準備了太陽眼鏡在口袋裡

,講話講一講突然低下頭去戴上太陽眼鏡,還有跟傑瑞玩起「War of S

ir. 」的遊戲,因為一直覺得被尊稱Sir.怪怪的,所以我就會尊稱回去

,今天告訴傑瑞之後他就一直鬧我,就聽到兩個人在那邊互相喊來喊去

。還有個年輕人,把廁所搞得亂七八糟之後拉著女朋友快閃,真的超級

糟糕的,我和傑瑞因為這件事笑了好一陣,我還開他玩笑在他掃廁所的

時候跟大家說傑瑞可能回不來了,因為廁所太糟糕!他回來的時候:「

哇喔!真高興看到你還活著,傑瑞!」

  中午又是一陣忙亂,哈蒂斯是不是要倒啦?有一段時間員工比客人

還多,而且還是假日耶。

  最近很意外的知道李斯才十八歲,卻在哈蒂斯待了超過一年,如無

意外,今年會結婚,大概可以從此窺見一些米國人的社會生活型態,不

知到都市是不是也是這樣。

  生活至此大致底定啦,就是工作和搞笑,我的同事真的都很先進,

雖然一個個年紀都比我大,好像也沒有人在把我當小孩。很多我的言行

和觀念還是和米國人有衝突,但如果運用得體,其實這是優點,米國人

喜歡說自己成熟,偏生我愛說自己是小孩,他們反而覺得很好笑;或者

像中國人都很謙虛,他們誇我的時候我會說:「還不錯,可是XXX更

好。」既不失禮又可以褒到其他人,也不會搞得好像我很愛現一樣有那

種中國人特有的尷尬。

  東西方的文化各有所長,我很怕回去以後整個人會變得很老米,跟

台灣的朋友格格不入,但在這過了這麼久的日子,要我不去照他們的方

式做也不可能,只好折衷囉,就我而言,這是種練習中庸的訓練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薏仁 的頭像
薏仁

無情苦果

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