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三十一號

  在哈蒂斯放音樂也是我的樂趣之一,除了台灣布袋戲的配樂常常讓

同事們驚嘆之外,我特別愛好的音樂也常常合他們的胃口,而且身為一

個不靠進出口活不下去的島國人士,自然對於各國音樂當有些微程度的

了解,除了台灣本土之外還給他們帶來了許多令他們驚豔的異國音樂,

感謝上帝我的手機擴音效果這麼棒還可以拿來做國民外交。話說我該不

該在美國買記憶卡或者其他配套裝置呢?搞不好會比較便宜也說不定。

  今天艾德華問我「空泥擠蛙」是什麼意思,我跟他說那是日文,但

是他已經先跟傑瑞說「那絕對是中文!」所以他趕快說:「我給你五塊

錢,快承認那是中文」。後來他又問了我另一個日文單字,我說抱歉我

日文很爛,他說:「什麼!你不會說自己國家的語言?」就跟你說了那

不是中文嘛。

  下午大家閒閒在聊天,他又問我說,在台灣你們怎麼說「good bye

」?然後我就說:「呃....good bye」大家就笑翻了,雖然他想問的是

中文的「再見」,但的確在台灣連不懂英文的老伯伯都知道good bye。

  有些人對於我不用美國而用米國這兩個字覺得好奇,有人一開始看

不懂,可能還有人對於這種近似裝可愛的用法看了很生氣,至於原因是

很久以前有個在米國的華僑、常常在BBS上發表文章的時候都說米國

,由於第一篇日誌學他用了米國這個詞,所以就一直沿用了,有時候打

成美國,我還推回去改。

  新的排班表今天一早就出來了(真令人驚訝....),我又連休兩天

,雖然在米國有個舅舅也在WI(威斯康辛州的縮寫,但我在想如果能

縮寫成WII會更好),可惜他接下來兩天並沒有空,不過還是找到了

領班奇斯願意帶我去密爾瓦基逛逛,所以可能會去密爾瓦基一小段時間

吧。

  其實半生不熟的英文反而是很好的防護罩,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很

多單字都不知道,還是可以把英文說得飛快,像是新來的艾瑞克(十五

歲)和大衛(韓僑)就以為我是米國人,知道我英文爛到家了還傻眼。

但英文爛可以逃過很多人們互相批評的時刻,也方便裝傻,惦惦工作讓

大家覺得台灣人真是勤奮老實,事實卻是因為我不會聊天啦。

  晚上終於煮出超感動的麵條啦~上次之後好不容易買對了鮪魚罐頭

,一打開就是那熟悉的味道,本來雞腿就是下水煮到它皮開肉綻,今天

只不過加了胡椒鹽味道就有長足的進步,滿足的一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薏仁 的頭像
薏仁

無情苦果

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